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8

薛南树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,清了清嗓子,“我们好久没见过阿姨了,刚好星期六子安去你家,我们一起吧。”段鹤州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敏感的嗅觉还是让他附和了薛南树。“对对对,好久没见阿姨了。”

祈璟扫了两人一眼,只叫两人心虚异常。

半晌才嗯了一声。

两人齐齐舒了一口气。祝启星才反应过来,“我也去。”

薛南树见得偿所愿就回了座位,段鹤洲也拿起书来看。完全没人理他。

#一群用完就扔的小婊砸#

#友尽#

☆、心思

那天的饭局祈璟没有去,听段鹤州解释以后,白琛不忐忑了但心里好奇的如同揣个小鹿在奔腾,安定不下来。然并卵,其他几个人自己也是迷糊着等到星期六真相大白,当然在这之前他们又把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祝启星吊打一番。

祝启星:别拿配角不当人!!

段鹤州:呵呵!非暴力不合作!

星期六来的太慢,总觉时光停歇在路边泛黄跌落的叶上,阁楼上再次收停的秋衫上。是冬天的气息浓重,悄悄带来长假的苗头。

他们都没想到满心期望的星期六成了泡影。

安沛屛在准备和祁靖远出门的物品,这是经常的惯例,每个季度祁靖远都会抽出时间和妻子共度。这个政途像一把锋利的刀的男人对待家庭,却有一颗温柔的心。

顾阮知道之后也是诧异了许久。

她的父亲母亲也是恩爱的,可比起祁父祁母,她的父母似乎太过相敬如宾了。她想到这个身体的父母,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们,他们是不是也想这样恩爱。母亲是否如安沛屛一样温柔,是不是父亲也像祁叔叔一样面冷心热?

Loading...

如果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关闭广告屏蔽或更换浏览器再试试~

推荐使用手机百度 or UC浏览器 or 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!

收藏网址:www.16shuwu.com

(*^__^*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