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9

也不庄重的大长公主。

“恪儿,你得为我的时宝做主啊。”

新帝闻恪重礼,还没登基时,就已经因为礼仪之事与朝臣闹过难看,如今更是因为大礼之争而有数日不曾临朝。看到姑母这般行事无度,闻恪的心中当下就涌起了不喜。但想到康乐大长公主在他还是个藩王时曾对他有恩,闻恪还是努力舒展了自己的眉头,亲自去扶起了这位老公主。

“姑母这是何意?时宝怎么了?”

康乐大长公主一共就两个嫡孙,出息的那个战死了,不学无术的这个倒是很祸害地活着。无论如何,她都要保下他:“时宝被东厂的人抓了啊!”

简简单单几句话,康乐大长公主就把闻时宝与池宁之间的事,说成了是池宁挟私报复。

“时宝不过与他玩笑几句,他就这般小题大做……”康乐大长公主做足了无知妇人的碎嘴模样,一哭二闹三上吊,好像一心只想救闻时宝出来。

“哦?”

年轻的新帝却并没有被大长公主糊弄,不仅如此,他还挑起了眉,压低了声音,这是他发怒的前兆。

“姑母果真对发生了什么,一无所知吗?”

康乐大长公主不愧是生在后宫、长在后宫的女人,脸上全然没有被拆穿的心虚,依旧是一副挟恩自重的泼妇模样:“皇上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朕的意思是,姑母为孙儿求情是假,想要洗清公主府在昨晚一案里的嫌疑是真!

姑母不可能是今天才知道自己孙子被东厂关起来的吧?为何当时不来找朕说,偏偏今天才着急了?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网址并收藏喔!

收藏网址:www.16shuwu.com

↖(^ω^)↗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