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53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怎么还在说这么孩子气的话。”太后摇摇头,难得开怀,指着池宁对王富贵道,“果然还是个孩子呢。”

不管是当初无为殿上的意气用事,还是仁寿宫外的长跪不起,最终都归为了一句“还是个孩子呢”。因为是孩子,所以有任性的权利,因为是孩子,所以可以被原谅,再得到一次重来的机会。

池宁知道,这是他这次的选婚做得让太后满意了,太后才愿意给他抬一手花花轿子。

伺候人真的是一桩很累人的学问,又累又乐在其中,因为池宁相信付出得越多,最后的胜利果实就会越甜美。

才艺表演开始后,气氛总算热烈了一些。

祝梁没什么准备,就当场舞了一曲剑。太后自己是个刚硬的人,喜欢的也大多是这种比较有力量的东西,比起其他人唱的靡靡之音、奏的软弱之曲,她更欣赏祝梁的剑舞。池宁也给了太后暗示,这是静王世子真正会喜欢的类型,太后便痛快地留了牌子。

巫昇什么都不会,唯一会玩的虫子又太过瘆人,不适合表演,最终他就给太后跪下,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所有人都听不懂的话。

强行解释为是一种祈福仪式。

太后也在池宁的暗示下面不改色地留了牌子,当她理直气壮地这么做的时候,明明刚刚觉得“这特么都可以”的人,现在也开始觉得这真的可以,是自己不懂欣赏了。

李石美准备得算是最充分的,他是从小男扮女装、宅斗竞赛过来的,都不需要池宁暗示什么,太后就已经留了牌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16shuw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