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69

十二监,与雍畿的配置近乎一模一样。不管是对于太监还是大臣来说,被打发到旧都去当官,那几乎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养老了。

大启的宦官很少有被重罚的,真正死的那几个,基本都是已经到了造反的程度。一般来说,不管犯事多大,万岁爷都会念及旧情,把他们统一发配金陵。

池宁当初就差点去当了金陵内官监的掌印。后来也是多方周旋,才让他从金陵给换到了江左,这才有了喘息之机。

周海娃就没那么幸运了,马文不会为他奔走,新帝和陈家彻底恼了他,等待他的就是早早地结束政治生涯,退出京师的舞台。

马文不管周海娃是一回事,但听到周海娃被这样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不管如何,周海娃身上都烙印着属于马文的鲜明印记,池宁不仅让马文不得不弃车保帅地自断一臂,还要他在今日听到这些难堪的旧事被重提,那种羞辱感是无法形容的,马文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当众打了一巴掌,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“你!”马文伸出手,指着池宁。

池宁却已经不想再奉陪,和马文打机锋、耍嘴皮子了。真没意思。是男人,就直接开干,早点鼓捣好西厂,咱们来碰一碰啊!

东西两厂的互相制衡,是池宁提出来的,也是池宁日后一个重要的晋升道具,他是发自真心地希望马文能早点搞起来的。可惜,不管是马文还是新帝,都磨叽的很,瞻前顾后,难成大器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网址并收藏喔!

收藏网址:www.16shuwu.com

↖(^ω^)↗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