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04

最要命的是,范进的子侄范并,正是第一目击证人。

这也是汪家人咬死认定这是一起凶杀案件,而不是意外的原因。太巧了,巧到了不像是一桩意外,更像是精心设计的杀人事件。

池宁和俞星垂听完之后,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他们一人给了江之为一个思路。案件的疑点目前一目了然的就两个。

池宁说:“第一,在咱们还没有出现之前,去上游查看血水来源的范并几人,有没有可能是在当时才下的手,血水是用其他办法伪造的。”

俞星垂道:“第二,你们破门时,不是你破的,是汪家的仆从,全程都是他在说,屋门打不开,门从里面闩住了,只能破开,有没有可能是他在贼喊捉贼?”

江之为有个更加大胆的想法:“有没有可能是鬼怪,我是说执念杀人?”

既然已经牵扯出了执,那自然可以有人效仿太后,利用恶鬼杀人。这样一来,可不就能神不知鬼不觉,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凶,还能有不在场证明了吗?

池宁被自家师兄的野路子震了一下,但也不能百分百说江之为的大胆想象是毫无根据的,于是他就叫了个锦衣卫来,让他拿着他的拜帖,去请坐忘心斋的司徒望。对外解释的理由,自然是要给汪全超度。

不管汪全是死于凶杀还是意外,他的亡魂都不会得到安宁,一定得念经。

江之为去解释的时候,被汪全欺辱过的女子当场就笑出了声:“对啊,可是得念一念呢。”她的眼睛里满是希望能镇压恶鬼的期待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网址并收藏喔!

收藏网址:www.16shuwu.com

↖(^ω^)↗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