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09

事化小小事化了,不要再继续攀扯,毕竟并没有人真的动手直接杀死汪全,不是吗?

老尚书真正直言,判决应尽量从轻,压下整个案子,不要给后人提供作奸犯科的新思路。

新帝却是冷笑了一声。汪全确实不重要,但他的死太特别了,之前从未有过。新帝觉得这也许会成为后世判案的一个经典案例,会留在历史之中,应该谨慎对待。

马太监唯新帝马首是瞻,见新帝面色不虞,立刻出列拱手,他觉得应该从重处理,以儆效尤。

三司的另外两位大人也不干了,联合老尚书一起,对马太监群起而攻之,暗示他心理阴暗,为人过于刻薄。倒不是三司的大人们都和牵扯进案子里的人有什么牵扯,或者被人怎么请托,他们只是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担忧与愤怒。新帝待下越来越严,他已经失控,必须要压一压了。

一个小小的案件,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君臣之间的拉锯博弈。

池宁从始至终都没怎么发表什么属于他自己的意见,他现在表现出来的是中立派立场,或者也可以说是“墙头草”。一会儿帮帮这个,一会儿点点那个,不让任何一方坐大,目的就是让两边能够势均力敌、长长久久地吵下去。

为免这么吵着吵着变成无头公案,池宁还要时刻注意新帝,把他拉入战局,保持新帝的参与度与积极性。

最终,当然是没吵出个具体的结果的。

但新帝已经怒了,他性格执拗又头铁,不肯对群臣低头,反而是骚操作不断。他一锤定音,让六个衙门同时上书,各给出一个他们觉得合理的审判结果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网址并收藏喔!

收藏网址:www.16shuwu.com

↖(^ω^)↗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