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7

院子里的,毕竟也是她自己的主意,父亲还是不要过多苛责母亲了。”

这个也是贾家对外面宾客的解释,一家中贪慕荣华的婢女,趁着贾赦伤心过度晕倒的时候,带了燃情香包,想要爬主子的床。

只是贾赦意志坚定,不惜自残保持清醒,以免让老太太走的不安稳,现在正让太医帮着解药包扎呢。

贾赦倒是因此混了个纯孝的好名声,都说这贾赦平日里混账了些,但却真的孝顺,倒也不枉费老太太疼他一场。

贾代善到底没在贾敏这里说之前自己让人调查出来的结果,那毕竟是贾敏的生母,还有,他也不愿意贾敏因为王氏跟贾政兄妹离心,于是点头道:“行了,你去吧,为父心中有数。”

见贾敏走了,贾代善啪的一声摔了手中的茶杯喝到:“史氏,王氏,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要是没有,过会儿我就连着休书将你们送回去吧!”

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贾政,一看吓得跪在地上的母亲和妻子,也赶紧跟着跪下说道:“父亲,不过是奴才背着母亲去爬大哥的床,母亲也是很为大哥心疼的,父亲怎么反倒还因此怪罪母亲,岂不是让母亲心里更难过?”

贾代善冷着脸看着贾政,对他不通俗物,愚钝无知并不稀奇,毕竟当初史氏哭求自己让她亲自教养小儿子的时候,他就已经做好了放弃的准备。

那会儿他想着,赦儿是被故意往纨绔子弟的方向引着养的,便是藏拙也会受些影响,若是弟弟过于出息,怕日后就会有了不该有的心思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网址并收藏喔!

收藏网址:www.16shuwu.com

↖(^ω^)↗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